•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白狼公孙

第一百六十一章 难当大任    文 / 一语破春风 更新时间: 2019-03-17 15:1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冀州县

    黑色的长龙卷上天空,写有‘公孙’二字的旗帜举在士卒手中,长龙似得的队伍走入城门,城池已易手。

    无数的铁蹄奔驰在街道上,大声呐喊维持秩序,起初破城后算不上太平,大量来自幽州边境的步卒不受控制的开始了掠夺,一开始公孙瓒并未太注意这些,毕竟一路众将士浴血杀过来,拿一些战利品也是理所应当,后来这样的趋势开始扩大,从抢夺变成了屠杀、***。

    城中一座奢侈的庭院里,公孙瓒自得了幽州以来日益骄矜,不恤百姓,听闻袁绍联合乌桓、鲜卑攻打时,全然不放在心上,西面上谷郡,他安放了长子公孙止,东面右北平郡留下幼子公孙续,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

    此时的公孙瓒不过四十来岁,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如今天下局势纷乱混杂,得了偌大的幽州后,他的目光也逐渐朝南方看过去。

    “无论如何,也要继续推进,袁本初既然起了亡我之念,就该有随时被吞并的准备,并州、鲜卑那边不用操心,我儿公孙止岂能那般容易让这些不入流角色打入幽州后背,至于东路,续儿虽然能力较差一些,但右北平乃是我本家,城高墙厚,岂能攻的破?想来西北那边,鲜卑狗已经与我儿交上手了,胜负为分出来之前,绝不后撤……”

    房间里,公孙瓒一身绸缎华服,抚须望着地图与周围将领商讨,停顿了片刻,目光望过众将,再次开口:“……我知你们担忧右北平,续儿能否守住,他随严将军几年,也有长进,应不会让我们失望。”

    话中提到‘严将军’三字,右侧的严纲挺了挺胸膛,拱手:“续公子这些年随末将常在行伍之间,末将所能教授的悉数授之,据城守下右北平不过轻易之事,主公莫要担忧。”

    “嗯,由你教导出来,我自然放心。”

    说话的时候,屋外侍卫敲响了房门,随后被放进来,将一张布绢递到公孙瓒手中,片刻后,他大笑起来,拍在桌上:“袁绍气数已尽!哈哈哈”

    “主公何事?”邹丹望了望那张被压在桌面上的布绢:“可是大公子带来捷报?”

    公孙瓒抚须点头:“我这儿子果然厉害,半月前在高干尚未察觉时,翻过夏屋山偷袭雁门郡,重兵控制了中枢,袁绍的并州兵马是出不来了。”说到这里,他斟过酒,喝了一口:“最为可笑的是那柯比能,以为我这狼儿会拒城而守,整整两万骑,在两臂山中伏,只有七八千人逃出去……哈哈……入汉地竟不谨慎看待山川湖泊,真当是草原上,一览无遗么?哈哈……该有此败”

    笑声停了停,随后他重新斟满酒举起来:“正如刚才说的,既然后方无忧,那就全力攻袁,别给袁本初喘气的机会!”

    “是!”众将起身举酒时,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主公,可我们如今深入冀州几百里了,后勤辎重难以跟上……”

    长案后方,白马将军猛的挥手:“跟不上就在当地征粮,还有我二弟公孙范那里,该是过来了,先从他那里调拨一批应急。”

    *****************

    同样的天空下,不同的方向。

    阜城。

    高耸的城墙上,袁绍负着手望着远方隐约能见的黑烟和混乱,脸上没有一丝怒容,待了一阵后,他走下城墙,乘坐马车回到府衙。

    天光昏暗晦涩,议事的正厅当中,拼接的巨大羊皮地图挂在墙壁上,上面标注着北方的局势,除了带兵驻扎在外的颜良、文丑、张等人,袁绍身旁围拢一众谋士,田丰、沮授、郭图、逢纪……对于这样的局势下,每个人的看法俱都不一样。

    这让袁绍左右为难。

    “……既然大家都各执一词,还是当以之前商议来办。”灯火之中,袁绍收回目光,一抖袍摆坐下来:“近日以来,与这匹白马交锋多次,方才知其麾下兵卒确实凶悍无匹,可眼下四路大军夹攻,公孙瓒被我拖于冀州,一旦接到背后受敌,必然慌乱退走,那便是我们反攻的时机,兵法云一胜,二竭,三而衰,此战他必败无疑。”

    郭图看了看挂着的那张地图:“主公打算在何地反攻?咱们再诈败下去,士气越发低落,就快成真败了。”

    首位上,袁绍起身走到那张图下面,抬头望着上面一个地名,低声道:“就在界桥……”转身拂过宽袖,笑起来:“你们以为我只布置了这四步棋?你们别忘了,刘虞旧部还藏在幽州……此时差不多该发出声音了……”

    眼下还在说话,以凶狠著称的颜良披甲大步从外走进,浑身一股血腥之气,拱手:“主公,刚刚传来消息,雁门郡被夺……柯比能那一路被公孙止杀的大败逃回鲜卑,目前好像还被追着杀……”

    厅堂中,众谋士窃窃私语。那边,得意的身影笑容僵了下来。

    长案被步履哗的蹬倒,袁绍怒瞪眼眶叫出声:“……高干怎么会如此无能,堂堂大郡说被夺就被夺?柯比能……蛮人就是蛮人,废物”

    “高将军也是大意了,公孙止麾下四万步卒翻过夏屋山偷袭了雁门郡,至于……”颜良看了一眼推倒的长案,“至于柯比能确实废物了一点……”

    袁绍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竖起手臂,指头在半空晃了晃,“如今四路已去两路,但愿……乌桓那边能有好消息。”

    ……

    右北平郡,被严纲教授出来的那位如今正经历战火。

    烽火蔓延上城头,飞矢不断袭上来,披甲狼狈的身影被亲卫护送着飞速下了城墙,沿路朝家中飞奔,到了后院,那里是禁止任何人进出的,有侍卫过来拦,被周围亲兵堵截,那染血的身影大步走了进去,拔剑将门上的铜锁的斩断。

    “母亲!”公孙续推门而入,里面漆黑一片,只见那边床榻边上一名妇人披头散发的坐在那里,身形消瘦。

    “续……续儿……”

    床榻前的身影听到熟悉的声音,陡然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过去,外面光线照进来,看到是儿子的面容,妇人哭了出来,伸手抚摸那张颇为青涩的脸孔:“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父亲让你过来接母亲的?”

    话语带着急迫,目光时不时往儿子身后的房门看过去。

    “不是……”公孙续摇了摇头,拉过母亲的手腕就往外走:“父亲得了幽州,眼下正与冀州的袁绍打仗,孩儿现在过来带母亲离开这里去找父亲,外面乌桓人打过来了,城快守不住了。”

    “守不住了……”刘氏有些彷徨,不停的点头:“那快走……快去找你父亲……乌桓人打过来了,让他赶紧回来……”

    不久之后,南面城门打开,一队人马带着家眷飞快的逃离这座燃着烽火,还响着沸腾厮杀的城池,朝南面,易县(易京)赶过去。

    途中,他们收到西面上谷郡的战报时,青年回头望了望那座舍弃的大城,低头沉默下来。马车上,刘氏卷起帘子宽慰他:“无事的……你父亲会原谅的,毕竟你没有给人当过奴隶,没有那股野蛮的狠劲。”

    “可……母亲……孩儿终究不如兄长……”公孙续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

    西去宁县,朝仇水方向,战马还在奔袭,柯比能、锁奴不停的收到斥候传回的消息,短暂的休息后,再次开始了亡命奔逃,一次拼杀后,柯比能手臂受伤,脸色苍白,眼下他终于认清身后那头白狼麾下的骑兵,是有多么的无赖,以及可怕。

    更远一点的方向,一支万骑也即将抵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金庸_金庸作品_金庸小说_金庸小说全集(https://china-jzpx.com) 手机版:https://china-jzpx.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