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鬼婴

第七章 江南七道    文 / 佛祖是爷们 更新时间: 2013-01-23 21:0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转眼之间,那黑压压的乌云便将潘大吞没。

一声惊恐万分的惨叫声过后,潘大倒在了地上,等到那黑色骷髅头离开之后,潘大也就只剩下一具躯壳,灵魂没了。

吞噬完潘大的灵魂,那黑色的骷髅头更加狂暴,似乎一头饥饿的狮子,嗅到了一些血腥味,而潘大这个小小的灵魂,远远不能填饱它的肚子。

黑色骷髅头的速度更快,继而又追上了潘二和潘三。

张三的速度虽然很快,但和巨大而又诡异的黑色骷髅头比较起来,还是差了那么点。

就在张三疾速狂逃,眼看就被那黑色骷髅头追上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断喝:“妖孽,今天看你往哪里跑!”

这声音一出,那诡异的黑色骷髅头顿时停了下来。

紧接着,从树林中走出一个老道来,这老道手提一柄桃木剑,怀中抱着一只大黑猫,朝着那黑色骷髅头大喝道:“妖孽,快快显出原型,吐出魂魄,我绕你不死,如果你还敢执迷不悟,贫道我今天就替天行道,灭了你。”

老道声若雷鸣,势气逼人,朝着黑色骷髅头缓缓逼近。

黑色骷髅头似乎很惧怕老道,它不由得的向后退着,先前的气势也已萎靡。

张三停了下来,远远的看着,心中甚是好奇。

突然,那黑色骷髅头的身后又冒出一个道士来,这道士手中同样抱着一只黑猫。

“妖孽,快快现出原型,绕你不死。”突然冒出来的道士,大声的呵斥道。

那黑色骷髅头顿时紧张了起来,刚想从两边夺路而逃,谁知两边又冒出两个道士来,分别都抱着一只大黑猫。

“哼,妖孽,你以为今天还可以逃掉么?不妨对你直言,我们江南七道早已守候在这山上多时了,你的巢穴已经被我们封了,识时务的赶紧现出原形……”

七个道士,一下子出现了四个,按照老道之言,还剩下三个应该去封这个妖孽的老巢了,张三看的入神,觉得这事好玩之极,暗暗决定跟随这些道士去玩。

那黑色骷髅头迟疑了好一会,突然爆吼一声,朝着老道猛冲了过来。

老道见状,冷冷一笑,不慌不忙的取出一张符咒贴在黑猫身上,然后将黑猫奋力抛向黑色骷髅头。

奇怪的是,黑猫的身上贴上符咒之后,黑猫就好像长了翅膀似的,不但速度奇快无比,还能在半空转向,去追那黑色骷髅头!

黑色骷髅头似乎非常惧怕黑猫,看到黑猫飞来,它吓得拼命躲闪避让。

可就在这时,围在附近的其他三个道士,也和老道一样将黑猫贴上符咒,然后朝着黑色骷髅头抛来。

黑色骷髅头见势不妙,这时方才生出悔意,口出人言,大声疾呼:“我投降,我投降!”

老道又取出一张符咒插在桃木剑上,对着黑色骷髅头冷哼一声说道:“现在想投降,迟了。”

一挥手中桃木剑,老道凝眉大喝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起咒……”

随着老道一声喝,老道手中的桃木剑顿时泛出耀眼金光,其他几个道士手中的桃木剑也都泛起了金光。随即,几个道士一同掷出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那桃木剑就和活了一般,朝着黑色骷髅头飞去。黑色骷髅头被黑猫搅得狼狈不堪,又被四柄泛着金光的桃木剑刺中,顿时哀号声大起,黑气迅速消散,体积越来越小。

四个道士围了上来,看着地上显现出来的骷髅头,四个道士一齐笑了。

这时,山岭中又赶来三个道士,七个道士一齐砸碎了骷髅头,收起了黑猫,谈笑风生的离去。

天快黑了。

张三没有回去,而是远远的跟在七个道士的身后,朝着深山里面走去。

夜幕中,七个道人沿着山道,来到一个山寨之中。

只听有个守寨门的罗罗喊道:“江南七道回来喽,骷髅妖被灭喽!”

顿时,山寨中热闹了起来,许多的黑匪一齐围了出来。

张三在距离寨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反而还有些个兴奋。

山寨中

一大汉走出大寨,抱拳笑脸相迎:“哎呀呀,七位道长果然高人啊,一出山便将那妖物降住,此乃是我们黑匪帮的幸事,也是附近黎民百姓的幸事啊!”

“帮主过谦了,降妖除魔乃是我们江南七道的分内事,不必客气。”最老的老道客气的回应。

“请请请,七位道长里面请,我们为道长庆功啊!”

“谢帮主!”七道长听闻此言,一齐抱拳感谢。

突然,守门的哨罗喊道:“帮主,外面有个人,鬼鬼祟祟的,不知道想干什么?”

“帮主啊,那只不过是个孩子,贪玩而已,别理他就是了,他自己会回去的。”

黑匪帮帮主刚想转头查看,老道士急忙做了个解释,黑匪帮的帮主听到这话,心中很是诧异,门口明明站着一个小伙子,道长怎么说他是孩子呢!?再说了,谁家会有孩子这么大胆,天黑了不回去,竟然还跑到深山土匪窝旁边玩?这也说不通啊!

不过,有道长开口,帮主也没啥好说的,只是对那哨罗挥了挥手:“关上寨门,别理他,时间长了他会走的。”

“是!”守门的哨喽立刻关起了巨大的寨门。

随即,七个道士在黑匪帮住的陪同下,进入寨中摆起了酒席,大肆庆祝了起来。

张三站在门口,没啥别的想法,只是觉得老道们非常神奇,想跟着他们,有机会再看看那些神奇的法术。可谁知,张三等了好久,也没等到老道出来。就在张三有些不耐烦,准备进去找那七个道士的时候,七只黑猫从大寨中跑了出来……

张三贪玩,便和黑猫玩在一起,奇怪的是这些黑猫并不怕人,还很喜欢张三,竟然一起围在张三的身边,和张三嬉戏,还睡在张三的大腿上,打起了呼噜。张三非常喜欢这七只黑猫,见没人注意,便对它们说:“你们愿意跟我回家吗?”

黑猫似乎能听懂人言,一齐对着张三喵喵叫,感觉就好像是在说,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那好,我把你们带回家。”

张三说完,转身往回走去,那七只黑猫如影随行,紧跟在张三身后。

***

“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张府大门口,传来了一阵阵喧哗声,护院保镖的兴奋喊叫声。

要是换在以前,谁敢在张府大声喧哗叫喊,那可是要受到重罚的,而今天却不同,失踪了的少爷又回来了,这叫提心吊胆的护院保镖如何不喜?

此时此刻,那何伯和大批的护院保镖还在老山顶上,拿着火把呼喊少爷。

张三带着七只大黑猫进了张府,不知是夜色遮掩,还是什么缘故,护院保镖们竟然没一个看到那七只黑猫,唯有张三看得到。

“少爷,少爷您去哪了这是?您可把我们急死了!”另一个管家钟叔围在张三身旁,又喜又急的说着。

张三一瞪眼,对他说道:“我不是回来了么,烦不烦啊,我要回房间了,你不许跟来。”

“是是是,小的知道。对了少爷,您要不要去厨房,吸两口?”

张三心中一动,说道:“我不饿,你帮我去弄些猫食来,越多越好。”

“猫食?”钟叔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这个稀里古怪的少爷要猫食干什么事。

张三径直回到自己的屋子,让小丫鬟全部出去,并关起了门。

“好了,以后这就是你们的家了。”张三说罢,那七只黑猫顿时向四处散去。

……

过了一会儿,钟叔送来了猫食,而张三连门都没让他进。

等到何伯带人回来,守在大门口的钟叔,立马迎了上去。

何伯比钟叔还急,“少爷回来了?少爷真的回来了?”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钟叔回应两声,又急着说道:“何伯啊,少爷不知怎么了,一回来就要了许多猫食,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谁也不让进啊!”

“怎么会这样?那少爷有没有受伤啊?”何伯问。

“没有没有,少爷好好的,就是这行为有点不正常啊,他又没养猫,要猫食做什么呢?”钟叔心中隐隐认为少爷肯定遇上了什么事,只是他不说,自己也不敢瞎猜。

何伯听完,叹了口气说:“回来就好,只要少爷没事就好。什么正常不正常的,那没多大关系,咱们少爷什么时候正常过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何伯这话倒也是实在话,作为一个看家护院的奴仆,只要少爷平安无事,不缺胳膊不少腿的,那就没什么,至于少爷正常不正常,那是老爷和少爷自己的事,下人可管不着。本来这老爷出去办事要三两天才回来,少爷又失踪,可把何伯给吓坏了,现在好了,少爷回来了,何伯这颗经不起惊吓的心,终于是放回到肚子里面了。

不过想了想,何伯还是不放心,又让护院保镖把少爷的屋子围上,看好了,要是再来一次失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

接下来的两天内,张府中的气氛非常紧张,大家伙都在围着少爷的院子团团转,大到管家何伯,小到护院丫鬟,无不为这少爷提心吊胆。谁都知道,要是少爷出了什么事,或者失踪,那这一院子的老老少少都要遭殃,都会受到牵连。

可郁闷的是,众人想进屋却又不敢进屋,众人怕老爷,但也怕少爷不讲理打人。

老爷出去两天了,按理说也快回来了。

何伯和钟叔扒在窗户口听着,要是屋子里面有点动静,两个老管家也就放心了。

张三每天天后的时候开门一次,开门的原因是要猫食,而不是其他。

这天下午,张大财主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一进府,张大财主就急切的问:“少爷怎么样,少爷在哪?”

守门的汉子连忙回应道:“少爷在自己的屋子里面,何伯和钟叔都守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啊!呵呵!”

张大财主和军队谈成了一笔供粮买卖,心里正开心呢,见下人说两个管家在守着少爷,这心里自然是开心不已。这些年,张家看似风风光光,其实张大财主已经完全变了,以前这张大财主是既好色,又贪得无厌,现在的张大财主,只有一个女人,不好色,就整天捧着张三,期望有朝一日张三长大成人,能教他一些神仙法术,弄个长生不老啥的。

自古,人人都想长生不老,从贫民百姓到帝王君侯,似乎还没几个能抵得住长生不老,修神修仙的诱惑。

来到张三所住的屋子外面,张大财主见到何伯和钟叔,还有一些护院保镖都扒拉在窗户口,鬼鬼祟祟的偷听,心中顿时大不悦。

“你们在做什么?”张大财主一声暴喝,惊吓的众人都一哆嗦。

“老爷,老爷,老爷回来了!”

“老爷您可算是回来了!”

仲数何伯和一干护院连忙朝着张大财主迎了上来。

“你们在做什么?说!”张大财主一脸的不悦,下人偷窥少爷,这叫什么行为?

何伯连忙说道:“老爷,您走的这几天,可出事了啊!”

张大财主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什么,出什么事了?”

“老爷啊!是这样的……”钟叔直言不讳,将这几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张大财主听罢,连忙朝着屋子走去,一把推开屋子,只看到七只大黑猫,单单不见张三的踪影。

“少爷人呢?少爷人呢?”张大财主转头,对着下人大声的喝问着。

何伯和钟叔慌忙进屋,看不到张三,只见七只大黑猫,蹲在少爷的床榻之上嬉戏。

“这猫哪来的?这猫哪来的?”不知为何,张大财主见到这全身漆黑的大猫之后,心里不觉慎得慌。

何伯和钟叔自然不知道这猫哪来的,见老爷这猫焦急,何伯心中一动,说道:“老爷,这是少爷带回来的。”

张大财主见张三不再屋内,心中盛怒,可管不得这些猫,大叫道:“来人,给我把这些猫抓住,全部抓住。”

隐隐的,张大财主觉得儿子的失踪,肯定和这七只黑猫有关。

众护院保镖一起涌进屋,欲抓那黑猫,却不料那黑猫竟一下子全部消失,惊的护院保镖和张大财主目瞪口呆,诧异不已。

张大财主虽然害怕,但为了张三,他强忍着恐惧,命人检查搜索整个屋子,同时还在心中思索着原因所在。只是一小会功夫,屋子中的护院保镖回报,什么也没找到,之前送过来的猫食也都没有动,不过那些猫食全部变成了黑色。

看了两眼猫食之后,张大财主立即转身对钟叔说道:“快去请五台山的玄叶法师过来,对了,那青叶寺的方丈也给我请回来。”

“是,我这就去请。”钟叔连忙抛出屋子,去请高人。

张大财主不放心,又派出几路人马,命他们将这金陵城的所有有名望的僧人,道士全部请来。

何伯站在一旁,又急又怕,不敢吭声。

张大财主转身说道:“何伯,你跟我来,把那天发生的事详细说说。”

“好,好好。”何伯哆嗦着,连忙跟在张大财主身后,朝着张家客厅走去。

张大财主看起来平庸的很,好似没什么特别的能耐,其实不然,其实张大财主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处理事情那也是雷厉风行,干净利落。

客厅中

张大财主从何伯口中获知当天事发的所有经过,何伯连同自己打盹,潘大他们闹事都说了出来,何伯不是不想隐瞒自己打盹的事,关键是他知道老爷还会向其他人询问,干脆自己一五一十全说出来,省得到时候老爷发现信息不符,到那时候可就惨了。

又向几个护院询问一番之后,张大财主立即让人搜寻潘家三兄弟的行踪,并打电话通知了城中的保安队,派出警察围绕老山附近进行搜索。张大财主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同时也是个复仇心极重的人,为了张三,张大财主可不怕得罪任何人,乃至任何妖孽。

通过询问分析,张大财主认定是妖孽捣鬼,劫走了儿子张三。现在,请的是金陵城中的高人,如果有必要,张大财主会请更远更厉害的高人回来,和那妖孽做一殊死之斗。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也不假。

没过几个时辰,这张府就热闹了起来,不但来了大批的军警,也来了许多的道士和寺庙高僧,金陵城中大多寺庙道观的高人全来了,甚至一些隐士高人也赶来凑热闹了。张大财主不分彼此,都以礼相待,并向满屋子的高人许下承诺,谁能将妖孽剿灭,救出张三,张家愿意拿出三分之一的家产来相谢。

张家何等之富有,三分之一家产,这可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不管是谁,就连得道高僧也为之动容。

就在众人商议的时候,一个守门护院急匆匆的跑进了客厅。

“禀报老爷,外面来了七个道士,自称是江南七道,扬言要为老爷分忧解难。”

张大财主眉头一蹙,看着客厅中众多高人,疑问道:“江南七道是什么人?各位高人,你们谁知道这江南七道是什么来路?”

五台山的玄叶法师名望极高,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老衲不知,从未听闻这江南有什么七道。”

云轩观的白道长,抚须说道:“江南道观,我无一不知,贫道云游海内,从未听闻有什么江南七道。”

张大财主隐隐觉得这江南七道很有来头,心中一动,对身旁的何伯说道:“何伯,你替我去请那江南七道,务必以礼相待。”

“是,我这就去。”

“阿弥陀佛!”不疯和尚突然打了声佛号,对张大财主说道:“张施主,老衲刚才测了一卦,令郎张三的生死,和这江南七道有着莫大的关联啊!”

求收藏!!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金庸_金庸作品_金庸小说_金庸小说全集(https://china-jzpx.com) 手机版:https://china-jzpx.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