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三国重生马孟起

第八七四章 联凉大战蕲春城(三)    文 /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 2019-05-30 02: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毕竟基本的眼光,袁术还是不缺少的,如果他真认为孙策没什么本事,他就绝对不可能让孙策带兵征战,给他抢地盘,所以……他是知道孙策的本事的,可哪怕孙策立功不少,但是该有的尊重,该有的赏赐,基本都没有,这个就不得不说,是袁术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了。

    因为他本来就和孙坚的关系不好,所以他也有点儿顾虑,这孙伯符要是给他太多的权利,那么会不会对自己不利?他是看不出来孙策其实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如果他要是真知道的话,他就算不杀孙策,也肯定得限制其人,可孙策隐藏得不错,所以袁术没发现什么。可他却清楚,孙策其人,不能让他做大,那样儿的话,绝对对自己没有好处。可最后孙策用玉玺

    换他人马,袁术还是大意了,那个时候他就想着自己拿着玉玺称帝,最后超过他袁本初,至于说孙策的什么事儿,他早就给抛到脑后去了,毕竟一个孙策,如何能跟他的夙愿相比,因此有了那么好的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结果自然而然,最后是让孙策给钻了空子。

    -----------------------------------------------------

    孙翊的头脑虽说不是那么聪明,可绝对也不傻,因此他也清楚,自己大兄给自己讲这些,是传授经验,可也还不是一样儿批评自己之前做得不够好吗。不过就是自己大兄给自己留面子了,所以孙翊心里也是感激孙策,别看都是一家人,但是他心里该感激的时候,也是很感激的。说起来孙翊是在乎自己的面子不假,可自己主公自己大兄真要是当着这么多人说自己,

    那自己也没什么太大的怨言,不过其他人都好。他就唯独是在张辽的面前,他可不想那么丢人,所以……知道自己大兄给自己留面子,他自然是心里高兴。所以是连忙点头,那意思自己都听进去了,也都明白了。看到孙翊如此,孙策也没什么说的,反正对他来说。这如今的目的达到了,那么就足够了。话说自己是给孙翊一个人听的吗,显然不是,自己是说给所

    有人听的,除了孙翊这个头脑不怎么转的之外,可以说其他人都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了,所以自己的目的自然是达到了,这便是最好的事儿。至于说自己给孙翊说这些,无非是适逢其

    -----------------------------------------------------

    会,自己是想说他。不过自己更想对所有人说,而这个,就是个机会,自己把握住了。几乎是同样儿的事儿,也发生在兖州军大营,曹仁的中军大帐之内,他明着是说牛金,可实际上,都是说给所有人听的,当然也包括了郭淮和曹真。他对郭淮倒是很放心。别看郭淮加入己方的时日并不算是很长,可说实话,不管是本事还是经验,那可都是不错。关键是做事儿

    让人放心,就凭这一点,他认为曹真和牛金,都比不上。曹真不是不稳重,可他毕竟还算很年轻,所以在曹仁看来。还欠缺了那么一点儿深沉。比如说之前知道了朱赞的消息,再看曹真的表现,曹仁确实不怎么满意。说起来他和朱赞的关系如何,曹仁还能不清楚,可在曹仁看来,就算是你亲爹没了,你也不至于这样儿啊,何况就是个好友而已。是,不是说朋友

    就不重要,可作为一个要当主帅培养的这么一个后起之秀,曹真的表现,确实是让曹仁有点儿失望。至少曹仁他就不会这样儿,哪怕这时候曹操死了,曹仁也不会在手下在士卒面前表露出太多悲伤的情感来,就算是有,他也是不会让其他人看到,这就是一个主帅必须要做

    -----------------------------------------------------

    到的,因为你手下的将士,可都关注着你的一言一行,所以你如何,对他们的影响,很深。而在襄阳的朱赞,说起来他就是逃跑了,还没什么事儿,听说好像也就是被严颜的大刀碰了那么一下而已,这为将者,有几个没受过伤的呢,所以曹仁真没觉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曹真就不同了,所以他是有点儿失望。至少他清楚,要是郭淮遇到这样儿的事儿,就不会

    像曹真那样儿,所以在曹仁的想法中,这曹真还得练,经验还是不足,所以借着说牛金的工夫,他也是说上了曹真。当然曹仁肯定不会明摆着去说曹真如何如何,不过就是点到即止,他也清楚,凭借曹真的头脑,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如果他能慢慢改变,这自己也没算白说。

    还别说,可能牛金那样儿的,就和孙翊差不多少,都不是很明白曹仁的真正用意,还以为自己将军就说自己呢。可郭淮还有曹真可清楚,这自己将军其实也说在对自己两人说,不过更为侧重的,还是曹真而已。曹真毕竟不是那种听不进去话的人,一听曹仁都这么说了,他

    -----------------------------------------------------

    在心里也是不住点头,他还不清楚吗,自己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不过人家将军是没直接说,给自己留面子了,所以曹真也自然不会不领情,关键是他都记住曹仁所说的了,这个是最为重要的。最后则是牛金不住点头,“将军所言极是,我都记住了!”曹仁一看,心说你记住了,这是第一,关键是曹真他们能往心里去,这是自己第二个目的了,也是很重要的。所

    以他此时看了眼曹真,曹真则对曹仁是微微点头,这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至于说郭淮。曹仁对他还真挺放心,所以自然就不会再看他如何。因为他也知道,不管自己看不看他,郭淮其实都能往心里去。这个确实是没有错的,所以曹仁对他,自然就是最为放心的了,唯独就是曹真,他是不怎么放心。不过如今来看,倒是可以。至于说牛金,说起来曹仁对他从来

    都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毕竟牛金不可能当个十几万大军的主帅,他是必然要和自己在一起带兵,所以曹仁其实对他真没什么太多的要求,因为他和曹真、郭淮可不一样儿,毕竟那

    -----------------------------------------------------

    两个,可都是能独/立领兵作战的统帅,而牛金只能为将。却是不好为帅。当然了,要是统领个几千人马,那倒是没有问题。不过那领几千人马,能算得上是大帅吗,充其量也就是个将领,如此而已。所以因为这个期望或者说期许不同,当然关系也不同,所以对于曹真,曹仁的想法是一样儿,而对于牛金。当然是另一样儿了。自然,曹仁也是想,牛金要是真能

    成为一个帅才,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是这事儿可能吗?估计就算是奇迹出现了,也不会如此吧,所以曹仁其实他也不抱着什么希望。此时曹仁则是对牛金点了点头,当然他其实也是对曹真点头的,不过他不会做那么明显就是了。但是曹真都懂,郭淮也懂。就是牛金,他不怎么懂,但是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曹仁的目的已经达到,对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就和孙策一样儿,都是目的达到了,就比什么都好。至于说当事人如何,那他们也不会管那么多,至少如果说明日进攻还是那么困难,在蕲春城头的张任还是那么狠的话,估计孙策和曹仁会再加派人手攻城,这个没什么不可能,毕竟之前他们的想法,如今已经是有点儿动

    -----------------------------------------------------

    摇了。一日之后,兖州军和江东军依旧是联合进攻蕲春,还是牛金和孙翊带兵上去,而孙策还有曹仁,他们显然今日还没有准备加派人手,毕竟这算今日才是第二日进攻而已,对他们来说,对城头的张任和凉州军的观察还没多长时间,所以自然是不会轻易下决定。他们不怕其他的,主要是觉得会不会影响军心,毕竟对付黄忠那样儿的大将,这让四个将领上也就

    上了,可张任,明显他是不如黄忠,这要还是他们四个一起上,这不管是孙策也好,还是曹仁也罢,都有所顾虑,怕士卒会有其他的想法,那就是,是不是己方这不行了,连对付个张任,也得四个将领一起上,这是不是……所以轻易,他们两人都不会那样儿,毕竟一个主公,一个是统帅,这自然是要对全军负责。你不要只看到两个将领带兵,可能对付张任还差

    点儿火候,也许会有多点儿伤亡。但是如果派四个将领上呢,那么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两人都是在考虑,至少今日还是要再仔细观察一遍才好,并且要看看其他人的意见,就

    -----------------------------------------------------

    是这样儿。而作为当事人的孙翊和牛金,因为昨日被自己主公和将军给说了,虽然是给他们留了面子,但是他们心里依旧是有点儿不爽,毕竟两人可都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而昨日自己主公和将军那话,显然就是对自己不满了,而让自己两人如此遭遇的罪魁祸首,那就是城头上的那个张任,所以他们今日带兵攻城,自然是带着气儿上的,也想着,要给张任还有

    凉州军士卒点儿颜色看看,那意思“老虎不发威,拿我当病猫”,这显然是他们两人所不能接受的。因此,在城头前,两人还特意是对视了一眼,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然后便各自带着己方人马,上了云梯车,对蕲春展开了疯狂进攻。两人也清楚,昨日显然自己主公和将军对自己都不满意了,不过还好,昨日就只是个试探而已,对,就是而已,今日这才是正戏,

    所以他们自然是没有一个不重视,而且都觉得,今日一定不能再让主公和将军说了,并且昨日他们所说,自己今日一定要做到,要做好,这不能让自己主公和将军失望,这便是此时

    -----------------------------------------------------

    此刻,孙翊和牛金的想法。所以自然是更加坚定了,他们要对付张任的决心。说起来他们确实是听说过张任,也知道其人的一点儿信息,但确实是不熟,所以他们并没有把其人如何看重,这个倒是没错。他们和孙策还有曹仁可不一样儿,毕竟他们两人所知道的,肯定比孙翊还有牛金多多了。一个是江东军之主,另一个也是兖州军的重要人物,重要统帅,自然不

    是孙翊和牛金所能比的。哪怕他们一个是孙策的亲弟弟,另一个也算是曹仁的心腹,这都不错,可终究不是他们本人,这个也是。张任看到城下进攻的还是昨日的两个,虽说不认识,可也知道这两人叫什么,一个孙翊,孙策之弟,另一个叫做牛金,是曹仁的心腹。张任虽说对他们也没有什么了解,可毕竟还是知道两人一点儿的,虽说他也不是那么特别看重两人,可是他也不过过于轻敌小觑就是了。未完待续。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金庸_金庸作品_金庸小说_金庸小说全集(https://china-jzpx.com) 手机版:https://china-jzpx.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