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三国重生马孟起

第八七七章 兖州军进攻并州(二十八)    文 /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 2019-08-01 18: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三人可以说绝对是能正视自己的不足,知道什么地方,真就不如那两个啊,缺点什么的可都了解,那是啊,就不管马超也好,还是说曹操孙策他们也罢,其实都是那样儿,三人都想着能补充上自己的不足,争取进步更多,都是那样儿了。不过这么一想,那好像倒是都挺简单的,可实际上呢,真心是从来都没那么容易,一点儿不假啊,就是那样儿,这个他们更都

    知道了,就是啊,确实。谁不想着自己好呢,那绝对是,想着自己好,想着己方好了,而都想着超过对方,己方实力什么的,都能超过其他的两方,那肯定都没错,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都是那么想法,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是一直都那么想的。就像说这个眼光,曹

    操和孙策他们,不说就想着超过了马超,可至少他们觉得自己不能是比对方弱多少,那是肯定的,一定是啊,那都没错,差距别大了,而实际也是,没大差距好吧。不过也是,他们都是没想着就超过了马超,但确实,别让对方超过自己那么多,这个肯定是他们的想法,那

    是必须的,别比人家就差那么多,这个肯定是少好,甚至就没有,是反过来。乐进这个时候是又上到了壶关,那速度还是很快的,一点儿不错。毕竟今日的话,怎么说兖州军表现都超过了之前,那是一点儿没错。因此,这以为己方士卒,有他们不少的原因,也是能让他很快就上到关上了。毕竟乐进到关上,阻碍都是凉州军士卒的,而兖州军士卒给他们压力大,

    那么乐进那儿的压力自然就是小了,如此。那么他那边儿压力一小,上来必然就快了,很正常。如果说不那样儿的话,乐进还得是和之前几日一样儿,那是。而如今,他也算是借着他们兖州军士卒都光儿了,要不然的话,那确实不会是这样儿就对了,那没错。所以说今日

    兖州军士卒那是奋起了一回,正常。其实这个也是,如今话说都最后一日了,那么他们再不奋起一下的话,这在壶关这儿的攻防战,那就彻底是完事儿了,这个连他们普通士卒都知道。可以说前几日,他们可没占到什么便宜,因此,哪怕乐进其实没说什么,可兖州军士卒

    却不会说什么都不想。确实啊,毕竟他们也是,都有自尊,那是没错。兖州军士卒的那点儿自尊和骄傲,是决定了他们不可能说一直都像之前那样儿,不可能说一直都是那样儿的状态,该改变的还得是改变,并且这都已经多少时日了,确实也是……再给他们时日多了的话,那么最后一定是兖州军占优了,而不是凉州军。并且他们还能破了壶关,就是那样儿。就如

    今这样儿,其实就不错,至少兖州军表现比之前强了,那其实就是好,哪怕这已经是双方攻守的最后一日了。可既然他们是改变不了最后的结果,夺不下壶关,那么如今是要表现比之前好,这个也是兖州军觉得今日最后给自己主公他们的一个交代了。确实啊,他们觉得己

    方要还像之前那样儿的话,表现不那么太好,那么自己主公和己方几个将军,肯定都不会觉得满意什么的,那是。但是今日的话,那是没什么问题了,就是。兖州军士卒也不傻,反正该知道的,那确实是都知道,没错。就像他们知道自己主公和几位将军,他们其实没那么满意,可却没有多说什么,那个确实也没错。但是终究这也不过那么几日,确实也是少了。

    多了的话,其实就好了,真的。不过那只能说是一种比较理想的状态,别说是曹操和兖州军众人了,他们加上兖州军士卒,那是希望最好,可结果呢,实际就是不会那样儿,就是如此。凉州军来得快,那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这如今都要到了,更别说什么了,改变不了的结果,那就是事实啊。乐进又上到了壶关之上,对他来说,知道自己上去一次,那么结果就

    是少那么一次。等自己再被打退,之后再上来,之后再被逼退,那么己方,自己主公就该然士卒鸣金收兵了,这己方最后一日战壶关,战事就暂时是完事儿了。而那样儿的话,对乐进来说,既是最后让他能轻松,也是让他遗憾,那一点儿不错。就说这个时候他都那么认为,

    所以这个……不过真要是让他说什么才是感触最深的,那还得是遗憾,而不是其他的。毕竟不带兵去进攻,不当这个攻关的主将,是轻松了不假,可说实话,那确实,乐进更想继续带兵战壶关,而不是说直接就不带兵攻关了,不当这个主将了,他还是不想,不过也没办法。

    那些都是没办法选择的,一点儿没错。对乐进来说,自然也都是无奈了,那真是。都没办法的事儿,没错。他又是上去了,其实也不容易,那肯定是。看到乐进是再一次上来,张继心里,他更多还是比较高兴的,那是一点儿没错。毕竟这已经是最后一日了,下午自己主公

    就要到了,这个也是……快了,大军到了,这个就再也没什么机会攻守壶关了,没机会了。

    机会就要那么没了,其实对张继来说,他是真有不甘心在里,可确实,基本上就什么用都没有用啊,这个真是。如果说有用的话,张继也会义无反顾让自己主公让自己出战,带兵去战兖州军,那是自己多想去做的,一点儿不错啊。可是,可惜,却没有什么机会,一点儿没

    错。至少马超是不会因为张继守御壶关有功,他就让其人带兵去决战,那不会。对马超来说,人马缺少的时候,或者说必须要那么去做的时候,那才能行。就像在冀州,在巨鹿,那却是必须的。本来人马就少,而且巨鹿那地方人马都出阵了,那些可都是跟着张燕多少年的

    人马了,所以说肯定是,马超怎么都得让其人上,不让张燕上都不行啊,那是必须的。确实,不算是因为没有人马的原因,还是为了收买地方,再或者还有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用了巨鹿的人马,这个绝对是非常重要的,那没错。就像如果说马超今日带着大军来了之后,他再和兖州军一战的话,如果要用到壶关内的人马,那么马超也绝对会让张继上的,就是如此!

    可用不到的话,那么其人自然还是守御在壶关内,反正当主公做老大的他是觉得不错了。毕竟就算是马超自己,他也得说,很清楚,这自己怎么都不可能说把手下人都照顾到,每个都照顾到,那不可能,没那事儿。所以说有的人,自己的话,自然就是比较器重,很正常。

    可有的人,自己不能说就不用他们,该用的时候,那确实还是用,不过相比之下,和器重的那些个,当然是有区别了。那是一点儿不错,就说马超器重的崔安了,马岱了,郭嘉了,可以说每一次出征,基本上必带着他们。那么就是这样儿,他可以说是非常器重他们了,让他们做什么事儿,那都比别人多得多,那也是不错,马超不就那样儿。可不怎么器重的,不

    说永远都不用对方,可确实,基本上大事儿可能就不用了,也许有时候想起来,会用一下,也说不定。而张继的话,你也不能说马超就不器重其人,不可能说一点儿都没有,那绝对不是。如果说真那样儿的话,那么他也不会让其人当这个上党太守了,可不就是。要说上党绝对不是特别重要的一个郡,至少比它还重要的地方,那可多了。但是必须要承认的,壶关那

    个地方,那是相当重要了,一点儿没错。可马超带兵出征什么的,就肯定带不了张继了,那也是没错。因此,这其人和崔安、马岱还有郭嘉他们一比,那确实,马超显然还是更器重崔安他们几个,那是一点儿不错。而相比之下的话,那张继和他们,确实也是比不了。至少

    马超是不可能每次出征都带着其人,而且这他都要带兵到壶关了,但是到时候,马超却不会说让张继带兵出来和兖州军决战,那是没有。因此,这个差距什么的,还是有的。崔安、马岱还有郭嘉他们,那绝对是马超的嫡系中的嫡系,而张继不能说不是嫡系,可显然还是崔

    安他们更近一些这个一点儿不错。他自然是知道,谁更近,那是没错。张继虽说是张杨儿子不假,可他和他父亲,那还是不同,这个也是。如果说换成是张杨的话,那么其人不说和崔安他们一样儿,那也差不多少。可是张继,那确实是不同了。崔安他们几个,那不是张继能比的,就是如此。在马超看来,张继怎么都是自己的晚辈,这个一点儿没错。可崔安他们

    几个,那绝对不是啊。而他和崔安、马岱还有郭嘉,那都认识多少年了,太久了,可是和张继呢,其实接触的都不是那么多。而和崔安他们,基本上可以说是每日都能见着,这个确实是那样儿。而张继呢,马超多少年都未必能见着对方那么一次,或者也可以说对方多少年

    也见不着自己一回,所以说这个……确实,他们几个什么样儿,而张继又是什么样儿,显然都不同,那都没错。因此,绝对可以说,马超是更器重崔安他们几个,那一点儿不假。可到了张继那儿,那确实就和他们都不同了,那也是不错,确实就是那样儿了,可不就是嘛。

    因此,这就算是他自己也知道,在自己主公那儿,不能就说不器重自己吧,可确实,还是有所不同,那肯定是。如果说换成是崔安、马岱他们那样儿的在壶关这儿守着,那么等自己主公带大军来的时候,没准就让他们也出来迎敌了,这个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这也是张继的想法,还别说,其人所想有道理,甚至就是那样儿了。你不能说他所想没什么道理,其

    实一想,好像也就是那样儿了,毕竟关内谁守着,因人而异。说是自己在这儿,那么自己主公来了,也不会让自己出关和兖州军一战。那么换成是崔安或者马岱那样儿的话,他们处在自己这个位置,那么基本上自己主公带着大军来了之后,还是能让他们一起作战的,和兖

    州军一战啊。对此,张继是觉得自己主公的态度有所不同,那肯定是,可他也没说就有那么多意见,那可真是没有,没有。毕竟其人可以说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那是一点儿没错,至少他就知道,自己和崔安还有马岱他们比,那确实是比不了,这个不光是本事那些,还有

    其他的,其实也是有差距的,这个张继承认,确实是。因此,都已经是这样儿的情况了,那么自己主公都如何态度,如何去对待,他也不是说就不知道,不能理解,这个还是没什么问题的,那是不错,就像现在啊,没错。所以说这个还算是可以,至少张继还没什么羡慕嫉妒恨,那都没有,这会让马超觉得也是能轻松点儿,可不就是,毕竟张继算是年轻,那不假,

    可他就和他父亲那个性格作风似的,不是去争什么,可也是,你和崔安还有马岱他们比,就马超自己所认为的,其人还有差距,那是,更何况他自己了,有自知之明。马超也是觉得张继如此不错,他还是比较了解其人的性格作风的,因此,等马超到了壶关后,他会很放心

    让其人继续留守在关内,这个不能说是欺负他,那就是最合适的啊,还不就是那样儿了,这个是马超早就想到了,而且也要那么去做,必须是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金庸_金庸作品_金庸小说_金庸小说全集(https://china-jzpx.com) 手机版:https://china-jzpx.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