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我穿越了我自己

264章 大凶之兆(上)    文 / 四咸 更新时间: 2019-08-01 18:3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眼前那双无辜而迷惑的眼神,燕王杨倓也在心里有些感慨。

    白清儿本身是一个很聪慧之人,心机手腕之深厚实际上是非常厉害的,单论心机和手段她其实要比婠婠厉害不少,只可惜两人之间被婠婠以力破法,属于只能被欺负的一方。

    当然。

    单论现在的手腕,白清儿虽然聪明,但比起一些老人来说,远远没有她在后期日月当空的世界里来的那么厉害。

    那时的她可谓是凭借手腕拉拢阴癸派中的其他人物,如蜘蛛结网一样牵连上下,几乎将婠婠这个阴癸派继任掌门给弄没了。只是那个时候的白清儿走的路已然彻底属于黑暗方式了,得到了一个可谓是注定的失败结果。

    毕竟两人的身份的不同,造就了两者故事最后的结局不同。

    婠婠是上一代故事里女主角。

    白清儿则是配角中的配角。

    单论一点,她是一个很聪明,很有手段的女人。

    在成为自己的侍女之后,白清儿在杨倓的心中便一直是这般印象。

    事实上接下来的发展也证明如此,她非常的识趣,也知晓自己的任务,更是清楚她自己的处境。可以说在称为沪自己的侍女之后,白清儿从来没有去以一个阴癸派弟子去挖掘王府中深处的秘密,她将侍女的身份表现的淋漓尽致。

    更不招惹其他人,就那么以一个单纯的侍女身份呆在王府里,如果不是知晓她的身份,以一个纯粹的外人来观察的话定会以为她就是一个侍女。

    有需要,她会上前帮忙。

    没有需要,白清儿便会安静的呆在后面,不会追着要求什么,最多的也只是偶尔对着他杨倓撒撒娇,对还我漂漂拳十分有兴趣而已。

    可以说,白清儿将一个‘不争’完美的表现了出来。

    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争便是争。

    身为自我的杨倓非常的清楚这一点。

    只是——

    “……”

    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杨倓迎着白清儿那略显迷惑的眼神,心中揣测起来:“这是不是呆在王府里太久,压根儿没有阴癸派内部的那种可怕倾轧,不需要时时刻刻小心翼翼,动着脑子往上爬,所以松懈下来的白清儿的脑子有些生锈啦?”

    换句换叩椭鹚暮蠊脑颉8崭赵诿娑宰约焊龅奈侍獾氖焙颍浊宥晌绞墙粽诺街皇O卤灸芰恕br />
    “好好想一想。”

    “我想清儿会理解孤王的做法的。”

    燕王杨倓并没有直接给出答案,而是让白清儿自己去深思,去理解,他的目光再度落在了那放在桌子上的奖杯,将之前那个被白清儿把玩了一番的那个拿了起来,在手上再度查看了一番。

    “???”

    歪头。

    燕王杨倓似乎觉得哪里有点怪异,不,是差异。

    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杨倓这才觉得自己应该没有看错,这白玉雕像好像胸口部分似乎变得稍微小了那么一丝丝……这绝对不是错觉。

    凡事就怕对比。

    那两点是白清儿唯一的优点。

    果然。

    还是有着女人所该拥有的嫉妒和羡慕。

    面无表情的在陷入沉吟中的白清儿的脸上扫了一眼,燕王杨倓在心头这般感慨。

    半晌。

    “殿下。”

    白清儿从沉吟中恢复了清醒,她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不同之前因为作诗难题的缘故,而是她从燕王话语中认识到了一点东西,觉得自己体会到了一点深意:“我想我大概明白了一些东西。”

    果然。

    在彻底动起脑子之后,白清儿还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

    阴癸派与慈航静斋的文化高低的问题,实则是在点明身份的高低问题。

    在这世界,从某一方面来说,知识的掌握代表了地位的高低。

    世家门阀的由来,便是因为书籍。

    比起阴癸派来说,慈航静斋掌握的某些知识实际上要比阴癸派掌握的要多。

    这不是武功秘籍什么的所能够抹平的差距。

    不同魔门中的其他派别,阴癸派这个女人为主体的门派便让它的道路其实要狭隘不少。以色诱人,以力压人,这是属于阴癸派的行事风格和做法,比起死敌慈航静斋来说,她们的身份则算是被天然压制。

    说穿了,阴癸派中的女子,其实就是从事某一行业的女子暴力团体。

    而在阴癸派中,她们更是将暴力和色诱这两个特点提升到了极致。

    别看世人对青楼女子什么的习以为常,但在世人的眼中,这一行业的女子,尤其是其中佼佼者与代表的阴癸派从某一方面来说它的名声是极为的差。

    比起性质其实相差不多的慈航静斋,阴癸派的手法可谓是彻底落在了下风。

    两派其实走的都是征服男人从而征服天下的道路。

    但彼此的身份差别,早就代表了双方在最后的成功与否。

    在阴癸派无法做到以绝对的力量横推天下的时候,她们只能走捷径,剑走偏锋,走后宫路线,而且还属于那种不敢明目张胆的向天下人明示的那种偷偷摸摸的路线,一如传说中的宫斗。

    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又或者现在,世人都是讲究脸面的。

    尤其是男人。

    但在某些时候,如果是当家做主的女人则会比男人更为讲究这一点,尤其是当你有身份之后。

    匹配。

    亦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

    阴癸派和慈航静斋同走一样的路线,阴癸派失败了很多次,很少见其成功,究其根本原因便是在这一点上的差距。

    换句话说那便是正宫和小三的区别。

    慈航静斋的女人可以说能够正大光明的走入皇宫,成为妃子,甚至有机会成为女主人,但是阴癸派就做不到这一点。

    否则的话,那时第一个站出来的便是儒家。

    礼数,礼数。

    这便是真正横在阴癸派头上的刀,她们从事的行业会成为刺向自己最可怕的武器。

    哪怕阴癸派使出浑身解数培养出最出色的传人,做到女主天下,但也一定会一世而亡。

    比起阴癸派来,慈航静斋则要清楚的多。

    而且不同阴癸派的贪婪,慈航静斋的人则要清醒的多。

    她们明白这个世间真正统治这个世界的阶层是谁,而且即便是慈航静斋有着最大的机会能够正大光明的进入皇家后院,甚至成为其女主,但她们都极少会去这样选择,会去做。

    因为有例子,都在给慈航静斋证明一句俗话。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一旦成为后宫之主,一国之后,那么到时她便会在站在国家的角度上,上升到慈航静斋本身所达不到的高度和境界,那么只要有眼界和能力,那么第一个成为慈航静斋的敌人的便是她们的传人。

    这个结论是燕王杨倓最近在与呆在皇宫里的萧后进行过讨论以及与师妃暄对话之后,得出的结论。

    故而慈航静斋最后一般选择撩人的最高境界,若即若离。

    “既然理解了便好。”

    杨倓满意的点点头,从白清儿的面色上能够看出她得出了自己的认识,虽然可能与自己所想的有着不同,但这并不重要。

    随后,杨倓便问起了另外一个关注的问题。

    “对了,我想清儿你的师门也该传回消息了吧?”

    “嗯!”

    白清儿很开心燕王殿下没有询问诗词的后续问题,而是认真的回答道:“以婠婠的速度,清儿觉得师……阴后,将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到达江都。”

    “以清儿对掌门的了解,殿下定要小心。”

    “也许掌门不会对殿下怎么样,但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说这话的时候,白清儿有些小心翼翼,身为徒弟,她非常清楚阴后祝玉妍的脾性。可以说,阴后的脾性比起江湖传言还要来的不堪与变化无常。

    “阴后嘛……呵呵!”

    “虽然是合作,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彼此却还未见面,孤倒是很期待。”

    “小师傅。”

    “你会保护我的,不是吗?”

    侧过头,眼神朝门外落去,只见外面烟雨中一道俏丽人影抱剑而立。

    雨丝飞扬,人立其中。

    剑气如丝如雨,正在与那坠落在自己身上的漫天烟雨以作对抗。

    水雾飞扬中,白清儿望去,只见那人赫然是小凤凰独孤凤。

    她的剑道,又再进一步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金庸_金庸作品_金庸小说_金庸小说全集(https://china-jzpx.com) 手机版:https://china-jzpx.com/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